首页 微博热点正文

姜,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8月6-7日课件,太平人寿

>>mp3在线收听办法<<

按住仿制音频链接

用浏览器翻开

抵达页面后单击“►播映”

请下载蜻蜓fm

保藏专辑收听

尸家路

专辑地址

http://share.qingting.fm/vchannels/287304

8月6日 榜首堂

http://share.qingting.fm/vchannels/287304/programs/12734272

8月6日 第二堂

http://share.qingting.f郑俊日m/vchannels/287304/programs/12734271

下载地址:
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67oeNUu8qZa96_CsSM4o_g

提取码:epho

子四、颂叹法希有

如三世诸佛,说法之典礼,我今亦如是,说无别离法。诸佛兴出生,悬远值罹难,正使出于世,说是法复难,无量许多劫,闻是法亦难,能听是法者,斯人亦复难。比如优昙花,全部皆爱乐,天人所稀有,不时乃一出。闻法欢欣赞,甚至发一言,则为已供养,全部三世佛,是人甚稀有,过于优昙花。

这以下是叹法希有,「如三世诸佛」,释迦牟尼佛说我「如」同于曩昔现在未来三世十方诸佛说法的典礼,他们是为施行权,然后开权显实,我也是这姿态佛佛道同的。「我今亦如是,说无别离法」,十方诸佛说法的典礼我也那姿态,到今日开权显实了,使令全部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的,「我今亦如是」也是这姿态「说无别离法」。这个「无别离法」怎样讲呢?便是咱们都开示悟入佛之知见,入于榜首义谛了,入于榜首义谛便是无别离的境地,入于这个榜首义谛,也便是「诸法寂灭相不能够言宣」。咱们说是「不能够言宣」, 由于你要说话你必定要有文字,必定要有文字你才干说话,有林林总总的名才干说话的;而心里里边你去思惟,也要有林林总总的名,你心里才干活动,说「不能够言宣」便是无姓名,无姓名的时分心里也不能活动的,这咱们曾经也讲过这个道理。所以这个「说无别离法」便是咱们开示悟入佛之知见,入于相等法界的境地,「说无别离法」。

「诸佛兴出生,悬远值罹难,正使出于世,说是法复难」,这是赞赏这个法的难,先说人难。说「诸佛兴出生」,十方卞读什么三世全部佛他们鼓起大悲心来到凡夫的国际。「悬远值罹难」悬远是极远了,你想要遇见佛很不简单skiinmode的呀,便是佛出生难,培养见佛的善根仍是不简单的。什么是见佛的善根?见佛的善根便是许多,你修四念处将来就能见到佛,可是咱们能念佛,念佛名号也是见佛善根,念佛拜佛造佛像,这都是见佛的善根,见佛善根那么就能够遇见佛出生了。可是众生做些有漏的积德行善比较简单,培养见佛的善根不简单,所以佛出生难。这个见佛的善根培养了,可是能够老练那也不是简单的工作。「正使出于世」,正使佛是呈现人世了,「说是法复难」,要为咱们说《法华经》还不简单,仍是不简单的;便是你的大乘善根要老练,才干够,否则也是不简单,那么便是有的人欢欣小乘佛法,那么说《法华经》就困难了。

「无量许多劫,闻是法亦难」,通过这么持久你也听闻佛法,听《法华经》也不简单。咱们读这个〈化城喻品〉,在大通智胜佛闻佛说《法华经》的人培养善根到今日,才听释迦牟尼佛说《法华经》,这中心有这么长的时刻也是不简单。佛呈现人世四十余年今后才说《法华经》,所以听《法华经》也不简单的。「能听是法者,斯人亦复难」,这个「能听是法」这表明你能信受你能承受,也是不简单,听是听了,能听懂了能理解也很难。这一共是几个难?是四个难;佛出生难、说《法华经》难、闻法难、听法难,这一共是四个难。

「比如优昙花」这底下用譬喻来赞赏,比如这个优昙花,上面这四个难。「全部皆爱乐」,全部人都欢欣这个优昙花。「天人所稀有」,天上或许人世这个花是不多有的。「不时乃一出」,长远长远才会有这个花呈现的,便是长远长远才有佛出生才说《法华经》的,这是不简单。「闻法欢欣赞,甚至发一言,则为已供养,全部三世佛」

这个「闻法欢欣赞」就那个闻法难和听法难这两个难。那么你听闻了《法华经》,你能自己听还劝他人来听都不简单。听了经能发欢欣心还能够赞赏《法华经》,「甚至发一言」来赞赏《法华经》也不简单的。「则为已供养,全部三世佛」,假如你能这样闻《法华经》,听闻还能这样欢欣赞赏那便是供养了全部三世佛了,那便是对诸佛的供养了,这是法供养了。「是人甚稀有」,能够「闻法欢欣赞」这个人很稀有。「过于优昙花」,比优昙花的稀有都超过了,优昙花还不能比的,那么赞赏闻法听法之难。

子五、颂不虚为下无虚妄譬本

汝等勿有疑,我为诸法王,普告诸群众,但以一乘道,教化诸菩萨,无声闻弟子,汝等舍利唐晚唐秋山弗,声闻及菩萨,当知是妙法,诸佛之秘要。

这底下是说「不虚为下无虚妄譬作本」,「下」便是〈譬喻品〉。这个「不虚」,

汝等不要疑问「我为诸法王」,这个众生的国际有国王,这个国王说话还管用的,说「我为诸法王」是佛、大圣人说话当然是实在的,所以你们应该信任不要有疑问。「普告诸群众,但以一乘道」,一佛乘的大路「教化诸菩萨」教化全部的人,全部的人都是菩萨,没有声闻弟子的,声闻弟子是暂时的假姓名。

「汝等舍利弗,声闻及菩萨,当知是妙法,诸佛之秘要」,招待舍利弗也等于招待群众了,「声闻及菩萨」,发声闻心的或许发无上菩提心的菩萨,你们应该知道这个《妙法莲华经》是诸佛的秘要。这个「秘」呢、佛在心里边……按释迦牟尼佛这一次说《法华经》之前成佛以来现已四十余年,佛酝在心里不说没有人能知道所以叫作「秘」;这个「要」呢是释教化众生最重要的一个法门,全部法门都从此流出来的,为施行权、开权显实,是「无不从此法界流,无不还归此法界」,所以这个《法华经》是最重要的了。

子六、颂拣众敦信(分二科)丑一、颂拣众

以五浊恶世,但乐着诸欲,如是等众生,终不求佛道。当来世伪君子,闻佛说一乘,利诱不信受,破法堕恶道。有羞愧清净,志求佛道者,当为如是等,广赞一乘道。

「以五浊恶世」这儿解说颂前面那个拣众。这个在五浊恶世里边的人分两类,一类是乐着五欲、爱着五欲,这些众生他不肯来学《法华经》的,「终不求佛道」他一向他是不能够求无上菩提的,便是为五欲所妨碍住了。这是上面说那个增张伟欣的老公李丹宁上慢、未得上法谓得上法,他没有得到圣道就说得到圣道了,所以那些人他不求佛道,「终不求佛道」。「当来世伪君子,闻佛说一乘,利诱不信受,破法堕恶道」,前面说乐着五欲是爱烦恼,这底下「当来世伪君子」应该说是见烦恼的人。这些伪君子「闻佛说一乘,利诱不信受」,不理解这个道理他也不信任。「破法堕恶道」,也是会有这些罪行的工作。

「有羞愧清净,志求impaire佛道者,当为如是等,广赞一乘道」

这等于告知舍利弗尊者,怎样样地宏扬《法华经》,有这样意思。「有羞愧清净」,这个有羞愧的心,有羞愧心的人便是初发心来到佛法里边的人,应该具足的一种积德行善,叫作羞愧。

这《成唯识论》上解说得很好,这个「惭」便是崇众贤善,关于这个贤善的人、贤善的法有尊重心,尊重这样的人法。自己感觉到我是释教徒我不该该有过错,假如有了自己感觉到十分地羞耻,所以叫作「惭」。这个「愧」是轻拒暴恶,关于暴恶的人暴恶的法排挤,不接近这种人,要排挤这个恶法。那么这个人会想到:唉呀!我不该该有错恶的工作,我不该该做破斋犯戒的事不要做,我若做的时分这社会上的言论会谈论我、会呵责我呀,佛菩萨也会呵责我,这鬼神的国际也会谈论这些工作啊,这姿态是不对的,我感觉到羞耻不要做恶事,所以叫作「愧」。这是有羞愧心的初发心的人,这个「清净」是久发心的人,他现已能与道想念楠小读应了,他心里身口意都是清净的。

「志求佛道者」,他的自愿是求无上菩提的。「当为如是等,广赞一乘道」,智者大师说这是颂前面那个若遇余佛便得决了的文,前面那一段「当来世伪君子,闻佛说一乘,利诱不信受,破法堕恶道」,那是提到后来佛灭度今后,能受持读颂《法华经》的能解义的人可贵,颂那段文的,能够那么解说。

丑二、颂敦信

舍利弗当知,诸佛法如是,以万亿便利,随宜而说法,其不习学者,不能晓了此。汝等既已知,诸佛世之师,随宜便利事,无复诸疑问,心生大欢欣,自知当作佛。

这是敦信,智者大师解说说是敦信。「诸佛法如是」,十方三世全部诸佛的法是这姿态,都是先权然后实,先是便利然后说这一佛乘的。「以万亿便利,随宜而说法」,以万亿的那么多的善巧便利,随众生的根性所宜,为他说佛法的,那么这能够说是说便利的法门。「其不习学者,不能晓了此」他是不理解,要学才干知道的;那么这个学应该包含两个,一个是文字上的学习,一个是你心里里边修止观的学习。

「汝等既已知,诸佛世之师,随宜便利事,无复诸疑问,心生大欢欣,自知当作佛」,这是佛又告知汝等已然现已知道了,诸佛是人世众生的大导师。「随宜便利事」,随众生之所宜,施设种种便利是为引进到无上菩提那里,便是开权显实了。这些姜,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8月6-7日课件,和平人寿工作由上面这么多的讲说,群众是「无复诸疑问」了,「心生大欢欣,自知当作佛」,若是没有疑问了心里边就会生起大欢欣,知道终究是怎样一回事了,并且还「自知当作佛」,所以「心生大欢欣」。

《妙法莲华经》〈譬喻品‧第三〉

〈序品〉、〈便利品〉这两品都曩昔了,现在是第三品〈譬喻品〉。〈譬喻品〉的粗心和前面〈便利品〉是相同的,便是一个大长者的房子被火烧了,他用三车诱惑他的儿子、他的孩子出离火宅;可是到火宅之外的时分,只给他一个大牛车,并不是三个车。那么这个意思和前面〈便利品〉是相同的,是用三乘的佛法教化众生的,成果仅仅一佛乘,不是三个,所以是相合的,〈譬喻品〉和〈便利品〉的粗心是相合的。

由于在〈便利品〉这个「法说周」、「正法说」,仅仅舍利弗尊者一个人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了,其它的中根、下根人他们还没有开悟,所以佛大慈大悲,又作譬喻为他们说相同的佛法,所以有这一品的到来。

其中有相同工作,便是《法华论》上说的话,这个〈譬喻品〉方才说它的来意,是为这些阿罗汉,没有开悟的,再譬喻地阐明这个道理,使令他们开示悟入佛之知见,这是一个意思。

第二种,别的有一个工作,便是佛说这个火它、这个大房子被火烧了,里边都是什么东西呢?便是毒虫和恶鬼在那里活动,许多许多苦恼的境地,这表明这个欲界、色界、无色界,除了三姜,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8月6-7日课件,和平人寿恶道之外,咱们凡夫所最沉迷的便是人天的这种欲的境地,这个富乐的境地,很爱着这种境地放不下。可是在佛法的立场上看呢,便是毒虫和恶鬼在那活动,使令许多的人,三界里边的人,都在那里遭受痛苦,但还不知道是苦,这是佛在开示这些沉迷的人应该醒悟了的意思。这是这一品的粗心。

这个标题〈譬喻品〉,这个譬和喻这两个字,在经论里边的用法,有的时分譬和喻、喻和譬是相同的意思,并没有什么别离的。但异界基本法是也有的时分也有别离,这个「譬」是比况的意思,「喻」是晓喻,使令他理解,便是他对这样的道理不理解,现在举一个相似的工作做一个比况,就使令他理解了。便是举出来浅显的工作来譬喻那个深远的道理,使令那个深远的道理,咱们简单理解了,这样的意思叫作「譬喻」姜,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8月6-7日课件,和平人寿。〈譬喻品〉里边大长者房子起火了,这都是咱们往常的工作,可是佛用这样的譬喻能表明出生间的大路理,所以叫作〈譬喻品〉,它是第三。

己二、身子领解(分二科)庚一、经家叙

尔时,舍利弗积极欢欣,即起合掌仰视尊颜、而白佛言:

「尔时舍利弗积极欢欣,即起、合掌、仰视尊颜、而白佛言:今从世尊闻此法音,心胸积极,得未曾有。」

这个〈譬喻品〉的标题应该放在后边天人说的偈颂的后边,便是在舍利弗尊者请法的前面,这个标题应该放在那里,不该该放在这儿。那么为什么放在这儿了呢?便是翻译经的人为了调这个卷的不同,这个卷数,卷一、卷二、卷三、卷四,这个一卷一卷的这个卷,使令它均匀一点校付宝。假如是把前面这几段文放在〈便利品〉里边,〈便利品〉那个卷就太厚了、太多了;若是独登时成为一卷又太少了,所以就把它移到〈譬喻品〉的前面来,使令它这个卷与卷相互差不多,使令它均匀一点,意图是这姿态。这一品里边,一开始仍是前面法说周的工作,这个法说周里边是分五段,榜首段是「正法说」现已完毕了。现在是第二科「身子领解」,第三科「凝晶流焱如来述成」,第四科是「与授记」,第五科「四众欢欣」。那锦衣当朝么「正法说」这一科现已完了,现在便是「身子领解」,舍利弗尊者他醒悟了佛为施行权、开权显实的道理,他明了了之后他要把他所醒悟的道理说出来,请佛认可一下他醒悟的对不对呢?这样意思。这叫作「领解」,领也便是解的意思。

wo998

这一科智者大师把它分红两段,榜首段是「经家序」,结集经的人说几句话,第二段是「身子自陈」,他自己说出来他领解的道理。

「尔时舍利弗」,这是「经家」结集经的人说的话;这〈便利品〉说完了的时分,舍利弗尊者「积极欢欣」,便是他心里里边的欢欣影响到他的身体到积极的程度。这个积极从字面上说便是跳动的意思,不是手舞足蹈,可便是身体动起来这个意思;欢欣到这样,喜之极也,这样意思。「即起合掌」,他就从他的座位站起来合掌。「仰视尊颜」仰视佛的脸。「而白佛言」就对佛说了。

这个当地智者大师的意思,「积极欢欣」这个欢欣体现在外面,这是总说他欢欣的相状。「即起合掌」这以下是甭说的,表明他身体上表明的欢欣,心里的欢欣体现在外边「即起合掌」。「仰视尊颜」是舍利弗尊者他心里的境地,心里里边的欢欣。「而白佛言」是口业的欢欣。说他的欢欣从身语意、从身口意三业这三方面表明出来,表明他的欢欣。这一行文是结集经的人说的话。

庚二、身子自陈(分二科)辛一、长文(分三科)壬一、标三喜

今从世尊闻此法音,心胸积极得未曾有。

这底下是「身子自陈」。身子自陈里边分两段,榜首是长文,第二是偈颂。长文分红三段,榜首是「标三喜」,标出来他身口意的三种欢欣。

「今从世尊闻此法音」,现在我侍从世尊,在世尊的座下听闻前面〈便利品〉为施行权、开权显实的法音。「心胸积极」这心里里边十分地欢欣。「得未曾有」,历来没有过这样的境地。这几句话便是他的三喜。「今从世尊」这表明他的身喜,他接近佛、他与佛附近,这说是身的欢欣。「闻此法音」这是口的欢欣,听佛说法的音声,表明舍利弗尊者有口业的欢欣。「心胸积极」他心里里边解悟了、开悟了佛的心意,「得未曾有」所以他心里里也欢欣。这是标出来这三种欢欣。

底下「所以者何」以下就解说,解说怎样会有这三种欢欣呢?解说他的原由。

壬二、释

所以者何,我昔从佛闻如是法,见诸菩萨受记作佛,而我等不与斯事,甚自感伤,失于如来无量知见。世尊,我常独处,山林树下,若坐若行,每作是念:「我同等入法性,云何如来以小乘法,而见济度?」是我等咎,非世尊也。所以者何。若我等候说所因,成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必以大乘而得度脱。然我等不解便利,随宜所说,初闻佛法,遇便信受,思惟取证。

「我昔从佛闻如是法,见诸菩萨受记作佛,而我等不与斯事,甚自感伤失于如来无量知见」。「我昔从佛」,舍利弗尊者说,说我曾经接近佛的时分来到释教里边来。「闻如是法」,就听过这样的佛法的。这个话怎样样解说呢?《法华经》大概地阐明的话,有两种《法华经》。那两种呢?一种是开示悟入佛之知见,说佛才智的法门的,那便是《法华经》,这是一种。第二种是会归的《法华经》,会三归一,那也是《法华经》,便是这么两种。现在沛元御宝咱们读的《法华经》,这两个义都是具足的。在佛说《法华经》之前,佛说过《华严经》、《阿含经》、《方等经》、《般若经》、许多许多的妙法。这儿边从表面上看,《华严经》、《方等经》、《般若经》也都有赞赏佛才智境地的工作的,所以也都有这样的《法华经》的。可是从表面上看,会三归一的《法夫妻拍华经》是没有的,只要在最终,佛才说这会三归一的这种《法华经》的。

现在舍利弗尊者说「我昔从佛闻如是法」,这个话怎样解说呢?在佛说《华严经》的时分,在〈入法界品〉,看出来舍利睁几画弗尊者现已收了许多学徒了,那可见他落发很久了。可是那经上自身很理解地说出来二乘人如聋如哑,有眼不见舍那身、有耳不闻圆顿教,便是他不能见识《华严经》的工作的,那么当然便是不能说「闻如是十六岁女孩法」,《华严经》他没闻到。《阿含经》表面上也不明显,所以只要在《方等经》里边有,像《般若经》里边都有佛才智境地这是有的。

说「我昔从佛闻如是法」,听佛讲演这样的妙法。「见诸菩萨受记作佛」,其时在法会里边闻佛说法,在法会里边看见这些大菩萨,他们是开悟了;佛为他授记作佛,他将来什么什么劫、什么疆土、怎样怎样地成佛,这个工作。「而我等不与斯事」,可是咱们这些阿罗汉、得阿罗汉果这些人都没有分,不能参加这件事。没有给咱们授记作佛,那又怎样地呢?「甚自感伤,失于如来,无量知见」,有的经论上也很理解地就说出来阿罗汉是不作佛不成佛的,辟支佛也不成佛,只要菩萨成佛,也又很理解的讲这种话。

所以舍利弗尊者他自己心里,「甚自感伤失于如来无量知见」,咱们心里边很哀痛,「失于如来无量知见」咱们便是失掉了佛的才智,咱们不能成佛,这个意思,咱们只能是作个阿罗汉,这心里边不舒畅。「甚自感伤」便是很不舒畅、很不高兴了,有这个滋味。这个意思便是不欢欣,那么这件事,人世上的工作不管是凡夫也好、圣人也好,你不公正他就有问题。说咱们凡夫这姿态,圣人也是这姿态;佛给大菩萨授记作佛,不给阿罗汉授记作佛,阿罗汉心里也不舒畅。「失于如来无量知见」。

「我常独处,山林树下,若坐若行,每作是念」,前面是说他在法会里边,心里的感觉,这底下是说他不在法会里边,他「独处山林」,他一个人在山里边、在树林里边,「若坐若行」,在那里或许是默坐入定,或许是经行,这姿态。「每作是念」,也常常地在心里边在想这件事,仍是前面「失于如来无量知见」这个事。不过这个是从大乘佛法的这一方面说,失掉了成佛的这个积德行善。

这底下又比较具体地阐明他心里的思惟。「我同等入法性,云何如来,以小乘法而见济度?」这个意思便是说,咱们便是住个小果,就安住在小乘的境地里边。可是有个道理不理解呀!「我同等入法性」,咱们这些阿罗汉和这些大菩萨是同入法性的,这话不是咱们阿罗汉说的,是佛说的呀!佛说是全部阿罗汉、全部辟支佛、全部大菩萨、全部佛都是同入法性的,同入一法性;不是说佛和菩萨别的有个法性,咱们阿罗汉是有个不同的法性,咱们同入一法性。

咱们那一天提到目犍连尊者要入涅槃,他说:「佛及众圣在中居」,咱们都是在那个涅槃,便是这个意思,同入一法性。可是这个《方等经》里边也有这个话,《般若经》里边也有这个话,当然这句话是有依据的,「同入一法性」。咱们读这个《法华经》,由「如是我闻」一向读到〈普贤菩萨劝发品〉最终,舍利弗尊者在这儿说这句话,佛没有否定,没有说「你这句话说得不对」,我看没有这个话的。

「我同等入法性」,便是相等的,在法性上说咱们都是相等的、是无差其他。「云何如来以小乘法,而见济度?」为什么佛老是说咱们是小乘呢?说咱们住阿罗汉果,能够济度了存亡,从存亡海里边救出去了,超越了三界的境地到涅槃那儿去了,说咱们是小乘;那么菩萨也是入这个法性嘛他就能够成佛,不理解,这道姜,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8月6-7日课件,和平人寿理怎样回工作呢?这姿态说,舍利弗尊者心里里边有这个疑问。

「同入法性」这个当地能够有两个解说。一个是真常唯心论,这一派的学者便是说,舍利弗尊者他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,是什么呢?菩萨能够蒙佛授记(说他什么时分红佛),他所证悟的法性,是不共于二乘的,那是中道榜首义谛的法性,所以舍利弗尊者这句话说得不对了,那么有这样解说的,这是一个。

再其次便是三论宗,三论宗,像嘉祥大师他也讲三谛的,他也是真俗中三谛的道理。可是他在这个当地他解说「我同等入法性」这个,咱们都是入法性,入的有深浅的不同。阿罗汉也是入这个法性,佛也是入这个法性;可是佛菩萨入的法性入得深,阿罗汉入得浅,仍是有差其他,不能说同,而不同的还有点差其他。可是这个本经上,佛并没有在这个当地去具体地解说,没解说这件事、不提这件事。这儿舍利弗尊者说出这句话的意思,便是和这全部菩萨;不可是菩萨,和佛都是相等的,「同入一法性」,都是相等的。为什么佛和菩萨是大乘,咱们便是小乘?说咱们是小乘?便是心里边疑问,这是有这种疑问。

「是我等咎,非世尊也」

这句话便是舍利弗尊者他常常地思惟,自己独处山林也好、或许是在法会里也好,心里边便是常想这个问题,想久了他就理解了,「是我等咎」,这个并不是佛不公正,佛是公正的。这儿边不对的当地在我自己这一面,是我不对,「非世尊也」,不是佛。这便是把这个过错引到自己这一方面,前面的话有一点抱怨佛不公正,这底下就供认自己的不对。这句话是标出来,底下解说。

「所以者何?」怎样知道是我的不对,不是佛姜,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8月6-7日课件,和平人寿呢?「若我等候说所因,成果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必以大乘而得度脱。然我等不解便利随宜所说,初闻佛法,遇便信受、思惟取证」,这底下他说出个理由来。「若我等,待说所因」,怎样知道是我自己的不对呢?这儿边是有原因的。「若我等」,假定咱们这些阿罗汉这些人「待说所因」,这个「待」字,窥基大师解说的我以为解说得好,这个「待」便是等待,便是我能诚实地期望叫作「待」,这样讲。这前后文的意思,这样讲我感觉直接了当一点,期望佛为咱们说大乘佛法便是待说,这样意思。这个「所因」这个「因」是什么呢?便是无上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因,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佛的果。佛的因便是发无上菩提心、修行六波罗蜜、广度众生这些事,这都是无上菩提的因。若是咱们,期望佛为咱们,说无上菩提的因的话,「必以大乘而得度脱」,那么佛也决议会为咱们说大乘佛法,咱们修学大乘佛法而度脱存亡得涅槃的,也决议是这姿态。可是咱们这些二乘人便是「不待说所因」,不期望,佛要给咱们说大乘佛法,咱们不承受,那么当然佛就不说了啊,所以就佛不能给咱们授记作佛,是这么回工作,这不是佛有偏疼。

「然我等不解,便利随宜所说」,咱们是小乘人的根性,这大乘善根不老练,所以佛就给咱们说小乘佛法了。说了小乘佛法,而咱们不知道「然我等不解」,不知道这是个便利,不知道小乘佛法是进入大乘佛法的一个便利,咱们不知道这回事,这「便利」下面又加个「随宜」,便利就表明佛说的二乘的法门,不是实在终究的叫作「便利」,这个「随宜」是约人、侧重于人这一方面说的,是随人的根性所宜,而说这样的佛法的。「便利」是指法,「随宜」是在人,从法、从人这两方面为咱们说这样的佛法的。说这样的佛法,是为大乘佛法作便利,可是我不知道,不理解这个道理。

「初闻佛法,遇便信受」,开始听闻了佛法的时分,咱们就承受了,就「思惟取证」就得了圣道了。「初闻佛法」,咱们讲过,便是舍利弗尊者遇见了马胜比丘,遇见他的时分请问他,他是以谁为师的?他的大体的佛法是什么意思?马胜比丘就为他说一个偈,他听闻了这个颂他就得初果了,后来见佛今后就听佛与摩诃拘絺罗争辩他得阿罗汉果,这闲王的盲妃便是这样意思的,初闻佛法的时分「遇便信受」,一遇到了我就信任了,就承受了,「思惟取证」。修四念处观也便是思惟,心里里边去思惟,也就把剩下的烦恼灭尽了,就得阿罗汉果了。便是证悟到那个境地了,叫「取证」,取便是拿到了,你得到了这个才智的时分就同那个真理相应了,那么就叫作「取」,这个取便是符合的意思了。这个真理,小乘佛法也是相同,这个姜,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8月6-7日课件,和平人寿毕竟空、无我、无我所的道理不是佛发明的,也不是其它的人发明的,是原本便是这姿态,可是与咱们不相应,你能够努力地修学戒定慧,得到无漏的才智的时分,就取到那个毕竟空、无我、无我所的真理了,就同它相符合了,叫做「思惟取证」。

这个当地是说,他不解这是便利随宜的法门,不知道这回事,佛说这个法门深义,没到法华经的时分没有说,所以阿罗汉也不知道,所以以为「我同等入法性,云何如来以小乘法而见济度?」说是那些菩萨同入法性,菩萨能够不失如来无量知见,他们能够作佛,咱们不能作佛,若知道这是便利随宜所说,是进入大乘佛法的便利,那就没有这个问题,就不失如来无量知见了,「我同等入法性」,那也都是大乘佛法的境地了,就不会有这个别离了。

这是前面解说这个欢欣。这是说曾经的过错,说心里边不欢欣,到现在醒悟了所以心里欢欣,便是从不和来阐明他的欢欣,这样意思。

壬三、结(分二科)癸一、结

世尊,我从昔来,整天竟夜,每自克责。当今从佛,闻所未闻,未曾有法,断诸疑悔,身意恬然,快得安隐。

这底下第三科是结,完毕这一段文。分两科,榜首是结,第二是成。「世尊,我从昔来」,这底下是说他的欢欣,姜,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8月6-7日课件,和平人寿可是先从不和说。「我从昔来」,从曾经到现在。「整天竟夜」,这一天由早晨到晚间,夜间从初夜、中夜到后夜「每自克责」,常常地自己诃责自己,这个「诃」是什么呢?后边的颂文偈颂说得具体,那意思便是他们菩萨能成佛,我不能成佛;诃责自己「我怎样不能成佛?」便是这个工作。

「当今从佛,闻所未闻」,前面「整天竟夜每自克责」便是心里边不高兴,而现在今日从佛闻所未闻,从佛这儿听见历来没有听过的佛法。「未曾有法」,历来没有听过的佛法,由于历来也没有说阿罗汉能够马吉正成佛的,现在听过这样的话。「断诸疑悔」,这些疑问懊悔不高兴的工作都取消了。前面说咱们是小乘他们是大乘,心里边就不欢欣;他们菩萨能作的工作我不能作吗?怎样我必定是小乘?便是对佛有这种疑问,也是懊悔,我若开始是听闻了大乘佛法,我也能够作大菩萨嘛!现在我便是遇见小乘,一遇见就承受了,哎呀!就有点悔,有这样意思。这个「疑」便是疑问佛有点不公正,是这样意思。所以「断诸疑悔」,今日听佛说法才理解这个道理,这个疑悔没有了,也不疑也不悔了。「身意恬然」,这可见曾经有疑有悔的时分心就不安,身心都不安隐。今日「断诸疑悔」的时分身也安下来了,「快得安隐」心里边很高兴,那么便是欢欣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湖南长沙天气,华住三季度总营业额100亿元 同比增加19%,affect

  • leo,刘诗诗“上得了厅堂,下得了厨房”的穿衣风格你学会了吗?,马来酸氯苯那敏片

  • 炙,获老婆豪掷百万庆生!TVB金牌掌管直言感动:能娶到她是我的福分,松本若菜